因“水氢汽车”名噪一时的青年汽车被法院裁定

  据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的公告显示,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以及浙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分别已经于2019年11月10日以及2019年7月27日被杭州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破产。

  界面新闻记者在对杭州萧山区人民法院发布的公告查询后发现,因上述两家公司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法院正式裁定终结上述两家公司破产程序。

  界面新闻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后发现,上述两家公司仍然显示“存续”。不过分别因未能未按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19日,法人代表为庞青年,注册资本32588万人民币。主要经营范围为生产乘用车零部件; 批发、零售汽车等。浙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2月27日,法人代表为庞青年,注册资本26000万人民币。主要经营范围为汽车零部件制造、销售;销售莲花品牌汽车等。

  沉寂多年的青年汽车再次迎来“高光时刻”还要归咎为上半年“南阳水氢汽车”的一场闹剧。

  2019年5月22日晚间,南阳日报网刊发了一篇题为《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新闻。次日,南阳日报头版同样刊载了上述报道。该报道发布后,迅速引发了全国上下广泛关注。

  据上述报道称,青年汽车的“水氢发动机”的动力技术已正式下线。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并且,在5月22日上午,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到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时也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

  报道发出后,迅速引来了外界质疑。在全国媒体高度关注下,5月24日,河南南阳工信局回应外界对水氢发动机质疑时称,“尚未认证验收,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同一天,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则对媒体宣称,由博士、博士生导师等组成的队伍从2006年开始对这一技术进行研发,目前尚未申请专利,技术保密,研发成本保密,后续可能申请专利,但加了水和料(催化剂)后,汽车能行驶300-500公里。对此,庞青年表示,对现有车辆进行改动,就可以从烧油的车变身为“烧水”的车。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面对质疑,5月25日上午9时,庞青年现身南阳洛特斯,面对全国媒体现场介绍他的“水氢汽车”。

  不过,这一举措并未能打消外界对这一项目的质疑。随后“水氢汽车”项目不了了之。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该公司共有34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最新一次为今年的2月25日,失信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执行标的为53184788。

  数据还显示,庞青年名下共有73家公司,其名下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56次,行政处罚5次,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74次,158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涉及的法律诉讼多为买卖合同纠纷。

  据金华中院8月30日消息,该院已驳回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的申请,该院认为青年汽车部分核心资源仍具备营运价值,存在清偿债务的可能。

  据金华中院(2019)浙07破申15号民事裁决书显示,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青年汽车进行破产清算。

  随后,10月11日,据工信部官网发布《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及相关附件显示,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获核定应清算补助资金1.18亿元,每种车型的单辆申报标准在14万-30万元不等。相关资料显示,获补车型均为纯电动客车,与“水氢汽车”没有关联。

  不过,经过多年的沉沦,青年汽车无论是在技术方面或还是在市场品牌方面均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基础。账面上背负更多的则是来自各方的诉讼。眼下,被法院正式裁定破产或许是其最好的归宿。